您的位置: 临汾信息港 > 养生

对垒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7:47

对垒  列尔  那纯粹是道不可逾越的山墙。为什么?请听我从头说来。  不知什么时候,村野里竟然冒出一家家的茶馆。如同洁净的皮肤上生发出一块块牛皮癣,璀璨的山野开放着几簇残枝败叶。  与其说是茶馆,倒不如称为麻将馆会更确切,名副其实些。其理由是,莅临此处的人,并非品茗香茶,谈天道地,而是特意搓一把,放几炮来的。况且屋主人既没有摆放八仙桌,也未置杯设盏、茶水之类。虽说大家并非都有备而来,但多数人都是有算计、有预谋、兴致勃勃而至。有的怀揣三、两张四人头,有的却是囊空如洗,侥幸的来碰碰运气,甚至于有的怀有大大的阴谋―――要捞一大把,讨债索本而来啊!………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  张大和李四两家相隔不到十米,竟在一夜间雨后春笋似的修建了一堵围墙。把本来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两家,象一道天河一样隔成了生死的仇人。起初,中间留有一条约一米宽,够人畜往来的通道,后来却死死的堵住了。人们只得绕道而行,望“墙”兴叹,叫苦不迭。  张大与李四几乎是同日、同时起意,相继开办茶馆(仍然称呼茶馆,倒为文雅些),简直是不谋而合。一个在东,一个居西。如同一夫当关,万户莫开的战略要地,把那些手足痒痒、牌瘾十足者,寻觅无着三缺一者,不愿困守家中寂寞难耐者……南北夹击,成了“困兽之斗”。这里还“免费”供给膳食,解除了偷乐者的后顾之忧。朝朝暮暮,提供了“发财致富”、施展“才华”的平台。  人们自鸣得意,纷纷不请而至。  然而张、李两家都是朝不见晚见的朋友,岂能进了这一家,得罪另一家呢!天下的事儿可难啊!这愁苦了每一位光顾的牌友。有夫妻参与的好决断:或是男的出张家,或是女的来李家。而光杆一个的,就不得不今天跑李家,明天到张家了。每每有意来搓一把的,都非得动开心思,谋划一番不可。如若你不管这些,硬着头皮往某家闯,对方的主人会大扫你的兴,不肯赏赐二寸宽的面子。张大家里那个男客会亮开公鸭似的,沙哑的、高分贝的嗓门,象下命令式的叫喊道:“喂!喂!王狗儿,你走错门了吧!应该到我这里来玩啊!”或者李四家那刚过门的媳妇也毫不留情,敞开酸溜溜的、细腻而尖刻的直嗓子,如同公狗寻母狗发出“邀请”似的呼唤:“×××,你今天该到我家了吧!”他们有时还会不惜伸出大钳般的手,不管不顾的,搂拉着你的臂膀。冷汗自流,痛痛的,酸酸的,好半天才让你喘不过气来,径直往他家里拽。你不得不咽下这口霉气。一天的好心情便荡然无存。本来随心所欲的事儿,使你左右为难,尴尬透顶,无所适从。这和旧社会粉香楼里的窑姐儿揽客、接客一般,几乎同日而语。  更大的诱惑还在后头哪!  张大与李四棋逢对手,如同旗鼓相当、荷枪实弹的两大对垒的野战军阵营,又好象正在一决高下的斗殴的雄鸡,正严阵以待。  张家午餐做的猪头肉,李家一定晚饭要赶本弄猪脚蹄。李家桌上摆了上等饮料,张家席上要置放名牌啤酒。张家安排八大碗,李家要摆十大盘。你装的精白沙二代烟(每包十元左右),我就用芙蓉王来侍候(每包二十多元)。郎中赌法宝,患病人遭殃。人们现实,乐死了那些野心勃勃的牌鬼们。气不透,语不声。哪里殷勤就往哪里安营扎寨。这倒忙碌坏了张大家、李四家。早早晚晚像宴请宾朋一般,雇佣大厨,聘请小姐。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近在咫尺,设有密探。相互刺探“军情”,研究和变换着策略。五黄六月,烈日炎炎。玩牌的人愈来愈少,急坏了张大与李四。他们又不约而同的动开了脑筋,决定用温情来感化和吸引人们。因此,李家安装了一匹的海尔空调,许多人像次见到外星来的怪物似的磁铁般的都被吸引过来了。张家如热锅上的蚂蚁,寝食不宁。第二天马不停蹄的请来县城的技工安放了三匹的格力空调。一物降一物呀!梦想着小钱幻化成滚滚而来的大钱。  这里成了庸妇与惰汉的庇护所。  两家茶馆里,牌桌三五十张、十五三张的变化着。男的、女的、老的、也时有少的,围成无数个圈儿,像是某位大仙摆下的八卦图、龙门阵。哗哗的麻将声,似暴风雨过后轰隆的流水。人们的喧嚷,夹杂着得意时的惊叫与嘻嘻哈哈声,伴随着争吵声、叹息声和骂娘声,柔和着放屁声,谐同着噴嚏呵欠声与鼻涕眼水声……十几平米的厅堂里,观者如堵,沸反盈天,纷纷攘攘,烟雾弥漫,乌七八糟。如同平地上不时刮起的骤骤妖风,降落的阵阵鬼雨。人们全神贯注的打着心理战,角逐着,施展着各自的智慧与才干,祈求好运气的降临。屋主人像猎狗嗅到野物一般,竖起聪慧的耳朵,手提一只精心准备的小钱袋,巡视着每一处台面。哪里有摸子(不成文的规定:每次摸子,即胡牌一次便付给主人2元,作饭钱。实行的共产主义政策,自觉革命。)哪里就有小钱。你切不可小看这只不过2元的小钱。聚沙成塔,聚腋成裘啊!一天下来,一般不会少于三五六百;丰收时可要逾千元。栽田拱土,脚扒扒手扒扒,拚死拚活,哪能捞到这样丰厚的收入呢?这几乎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呀!你说谁又会舍得放走每一处到手的猎物呢?现钱不抓不是行家啊!野狗碰到骨头也都要争抢一番嘛!也有更高明者,没钱,赊着,有了再还不迟。说是真,还却常是假。屁股两拍走人,哪怕你讨债的英雄。因而免不了要引起事端。  原来张、李两家对垒并非雾里看花。  为了不惜小钱的多寡,旷日持久的冷战竟然导致白热化。唇枪舌剑,明枪暗箭。沾亲带故的两家水火不容,老死不相往来,甚至于连三岁的小孩也远而避之了。张大家连夜请来瓦工封闭了一堵围墙,如同中东地区以巴战争爆发地的种族隔离墙一般。唯独不同的仅仅没驻军而已。  两军对垒,必有一伤。张大家封堵了围墙,甘拜下风退了场。李四家独当一面,愈加大张旗鼓。不过没多久,对河的王家又开了一馆。相互较着劲儿,彼此也断了交情,成了冤家。  生活里的事见怪不怪。每天,人们熟视无睹的宁肯绕道而行,却誰也不发表异议。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水必湍之。这话是只字不移的真理。  这道人为的土墙何时能撤除呢?人们心中的那道围墙又能拆毁吗?要更待何时呀?!!!  我茫然若失………… 共 241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地址
哈尔滨专治男科的医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