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汾信息港 > 育儿

竹山柳林五抗军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12:10

题记: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全面打响之际,竹山县诞生了一支以农民为主体的五抗军,居然引起了蒋介石的高度关注,并严令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派兵迅速剿灭之——    一 哭诉家史  民国27(公元1938)年农历岁在戊戌的中秋节夜,明星皓月,竹山县南部深山屏峰寨下的第八区民防团总朱家奇豪华住宅中厅客堂的天井院里,杀人恶魔朱家奇正在与他专门请来的客人——南山人称智多星的大财主刘魁星饮酒;民团属下的副队长熊光文,身挎双抢,趾高气扬地从后厅出来,向团总和客人打了个招呼,就查哨去了。  望着熊光文走去的背影,朱家奇便向刘魁星夸耀熊经过他严格培训后的枪法本领和武打功夫,以及有此人保镖的安全。刘魁星给却一声冷笑:“斩草未除根,养虎终为患啊……”接着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说,“这样您才安全啊——猪嘴扎得住,人嘴扎不住啊。团总您做的手脚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呢。现在杀他,还来得及哟!”  朱家奇听了刘魁星的点播,如梦方醒,对刘的话,深以为然。接着就与刘商量除掉熊光文的办法。  那一番嗓音并不高的要杀人的话,被从后庭前来上菜的佣人——熊光文的母亲刘翠隐约听到了,吓得浑身筛糠。手托的条盘上的菜全都给反倒了地上。  朱家奇听到屏风后的动静,喝问是怎么回事情?刘翠强自镇定,说:“是我不注意条盘撞柱子上了。团总恕罪,我再重新上菜……”就转身跑进自己住的厢房里失声哭泣起来。  这时候,查了一遍哨的熊光文照例要回屋看望一下母亲。一见母亲哑泣,追问娘有什么伤心事情。刘翠横直摇头不说。  本来是火暴性子的熊光文,使出了不是办法的办法——从腰带上抽出双枪,点着母亲的太阳穴,追逼母亲哭泣的原由。  刘翠这才不得不说出了从不敢向人言道的往事:  熊光文的父亲名叫熊四辉,本来是竹山县城里的居民,是个很有心计的读书人。和刘翠结婚后,在南关街居住。但是读的一肚子书又派不上用场,没有职业,夫妻生计艰难。民国初年,应了穷奔深山的民间说道,夫妻进山,来屏峰寨投奔熊姓本家,谋到了一份教私塾的饭碗。两夫妻对人和睦,为乡邻称道,受人尊敬。  不料那朱团总狂征暴敛家财横发,确实需要一个精明人替他管家、管账——他瞧中了熊四辉,便软硬兼施,让其辞去了教书的行当,到他家听用。  熊四辉到朱家以后,也是干一行,务一行,大事小事处理得体,接人待客,分寸得当;往来帐目,收支明晰,上下左右,调停有方。不久,熊四辉在朱家的威信仅次于老团总。尤其是熊四辉去武汉代理了武汉一批商人,联名上告朱家奇采用卑劣手段谋财害命的官司——对朱作无罪开脱以后,熊的威望大增,朱的手下人已经是有点只听熊而不听朱的趋势了。朱对熊为其保命不以为谢,反而萌发了要处死熊的恶念。于是,在一次派熊四辉去四川边界收帐途中,又指派心腹埋伏,把熊四辉给杀害了。  噩耗传开,朱做兔死狐悲状,亲自披戴长孝布,厚葬了熊四辉;又做悲天悯人状,收养了刘翠和熊光文母子。明里让刘翠在他家打帮手,实际是暗里霸占了人丽貌美的刘翠。而且那仇人还专门训练熊光文的枪法和武功来保护他这个仇人啊。刘因子幼,对朱谋杀丈夫、霸占自己、训子为虎都不敢诉说和反抗,怕的是连的儿子也保不住性命。所以苟且偷生到了今天,刚才又听到了要谋杀儿子的消息,她怎能不哭?!    二 中秋惊变  出生于1913年现在已经27岁的熊光文,听罢了母亲的诉说,真正是怒火万丈,怒不可遏!嘱咐母亲不要伤心,不要乱动,就听儿子报仇血恨的好消息。把母亲的房门从外边一锁,就甩开大步找仇人算账去了。  朱家奇的天井院子里,刘魁星走了,但酒席还没有散。朱家奇怀里抱着孙子在逗着乐呵。熊光文虎步跨进,朱家奇还算不到有什么变故,就象往常一样假惺惺亲热地招呼熊光文也喝两杯酒;  熊光文并不答话,冲上前,从朱家奇的腿面上拽过那小孙子,双手一发力,“呼”一声就扔过了屋脊——(那孙子就落地没有了气息)然后,刷地拔出双抢——用夜里炼过用枪打燃烧的香尖的功夫,分两边同时给了老团总朱家齐和其大儿子大队长朱廷印各一枪!  朱家父子同时完命——屋子里的人都蝎虎起来:“熊队副反水了!熊队副反水了!”  熊光文眼幕下顾不得别人的蝎虎,仇人已经杀了,他现在想起了母亲。他怕母亲会出事情,就急着回后院子屋里看母亲。不料,打开门一看,母亲已经上吊西去了……  熊光文没有伤心,却开怀大笑——他笑他已经杀了仇人,为自己的父母报了仇;他笑他的母亲利索地去了,他今生再无有牵挂,他好利索地干他自己想干的事情。  熊光文狂笑毕了,又返回前庭院,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点起一把火,把朱团总的老巢连同他母亲的尸骨一起烧掉。那火,燃烧了整整一个夜晚,却没有人扑火救火。那一是因为朱家自己的人连痛哭老团总父子也不能够了,要逃自己的命;二是虽然有老团总父子的心腹人在场,但是慑于已经反水的熊光文的虎威,而不敢去救火;三是受尽了朱团总父子欺凌的局外人更乐得朱家遭报应也不得动手;所以由着那火把朱家院子烧成了灰烬。  不是还有团丁么。可是,那团丁谁不知道熊光文枪法的厉害?谁敢去和他熊光文正面交手?     三 出狱树旗  县里接到居然有人杀了第八区区长建团总朱家奇父子的报案,大为震惊。遂派县保安大队前往柳林去逮捕熊光文。  凭熊光文的本领,县保安队是逮不住他的。可是,熊光文确实一副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气概,并不持枪拒捕,而是束手就擒。熊光文来到县监狱后,县长蒋玉白赞他英雄本色和为人机敏,并没有说判处他多少年的徒刑。而是像《水浒传)中那个知府留用林冲—样,让他在县衙内跑腿听差。  —转眼过去了四、五年,县长换届,由郑桓武接任。郑桓武是早期共产党员,后脱离了共产党,做了国民党的行政官员;但是,他在内心—直是赞成共产党的主张的,办事情多倾向于为社会为民众多办好事多办实在事情,以弥补他脱离共产党的内疚。他问过熊光文所犯案子的事由以后,于1944年春节前夕的“小年”那天(农历腊月二十三日),释放了熊光文。  熊光文在大雪纷飞中,向老家柳林屏峰寨奔走,那里还有他的妻子朱伯芝(区长老朱家的姑娘原为控制熊而作配)和儿子啊。他也不知道他走后,对他感情深厚的伯芝娘俩的情况怎么样了。中途歇息时候,遇到了一位行踪很隐秘的人,很有意识的问了熊光文的来路、去向以及今后的打算;熊光文说,以后就专门与坏人恶人做斗争。那个人顺手捡起一根竹棍,递给熊光文折;熊的大指头轻轻一掰,竹棍就断了。那人顺手拣超—报竹棍,递给熊折;熊的手指轻轻—掰就断了。那人又合并了好几根竹棍交给熊折,想一起折断就很不容易了。熊光文似有所悟。那人因势利导地说:“你确实是个英雄,杀了朱家父子;可是,竹山和普天下那么多坏人恶人,凭你—个人的力量杀得完吗?他们欺压老百姓的恶劣习气能改吗?不换世道不行啁!”  熊光文说:“多谢贵人指点,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啁?”  那人说:“像竹棍合拢—样,你要把山里的穷哥们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和朱家奇们对着干!直至与共产党一起推翻这个世道!”  熊光文把胸脯一拍:“我听你的。回去就开始组织人马!”那个神秘的人说:“我等侯着你的好消息——不过,你要尽快与共产党取得联系才好啊。”  两人言毕, 互说后会有期,分别匆匆步入鹅毛大雪中。根据老辈人传说,那个神秘的男人是新四军罗厚福部队派出的联络员,专门去点化熊光文的,也算是一拍即合。  熊光文回至柳林山,借着春节走亲戚和请吃酒的机会,先在熊姓群众中发动组织,相互联络人员,壮大队伍。于1945年元宵节夜晚,正式树起了“抗丁、抗税、抗粮、抗捐、抗租”——“五抗军”大旗!    四 军威大振  五抗军的旗帜不仅树了起来,而且公开打了出来。真是登高—呼,应者云集。五抗军不仅得到了竹山山民的热烈拥护,而且与竹山交界的四川边界上的巫山、巫溪两县的山民也纷纷前来入伍。半个月内就集中了六百多名青壮年战士;熊光文运用朱团总培训随的严格方法训练部队,并制定了严格的纪律。  五抗军战士经过熊光文的速成训练后,首先端掉了柳林乡公所,杀了乡长范大哲,旗开得胜。为装备队伍,筹措弹药,继而攻克了国民党军方设置在竹溪县境内的后河军火库,全歼在军火库担任守卫的竹山县保安大队一个连的人马。此次战斗,显示了五抗军的能量,队伍迅速发展到了1500多人。  五抗军按照自己的宗旨,打富济贫,除暴安良。有目标有对象的接连处死了地方上的恶霸地痞以及危害百姓的恶棍多人。震动了鄂、川、陕边区的竹山、竹溪、房县、巫山、巫溪,巴东、白河等县。  遏止五抗军的行动和发展壮大势头,1945年4月郧阳专署调集竹山竹溪房县三个县的保安团,兵分三路,同时向竹山南部深山柳林进发,对熊部形成三路合围之势。熊光文接到情报后,做好了充分迎战的准备。经过认真分析,与军师杨华新商讨决定,也是兵分三路,分别将来敌打败、击退。  同年6月,湖北省政府指派郧阳保安四大队,联合南三县的保安团,采取“两路夹击,中心突破”的战术,对五抗军进行大举围剿。来势汹汹!  熊光文则利用自己熟悉的深山环境,灵活运用分兵设伏、声东击西、避重就轻、零打碎敲、真假莫辨的游击战术,与金范的敌人巧妙周旋,打败了郧阳保安四大队。在房县九道梁水田坪战斗中,全数歼灭了房县警备大队500多名兵士,击毙了保安团长—名,缴获12门步兵炮和大量枪支弹药。  水田坪的战斗,好像使饱受欺压的深山民众看到了解救自己的希望,三省边界上的农民纷纷前往柳林投奔五抗军。五抗军由此迅速扩充到了近5000人。  熊光文想把巫山巫溪两县的地方武装发展起来后,按照那个神秘人物的约定去投奔共产党、新四军。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队伍只有交给共产党才是唯—的光明的出路。    五、拒绝招安  湖北省政府和郧阳专署把派兵征讨熊光文几次而不能成功的情况,向蒋介石做了汇报。蒋听后,骂了一句“娘西皮”,说:“我就不信深山里的一个‘棒老二’(川话指土匪)能成气候!”但是实际上很害怕五抗军成了气候,尤其是他害怕五抗军与新四军会合,联手控制他和中央军出川的要塞和关隘,造成“中央”归宁之害。就严令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驻地襄樊)要迅速剿灭五抗军!  1945年10月,国民党第五战区长官李宗仁派遣第九挺进纵队司令李朗星率部联合郧阳保安四大队,和竹山、房县、竹溪、兴山、巴东五个县的保安团讨伐五抗军。大有不踏平竹山柳林不收兵之势!  可是,那些正规军却不是熊光文部“民兵”的对手,被熊光文一气敲掉了李朗星的两个团!  不过,毕竟是大兵压境,熊光文率部突围,冲上白崖寨椐险扼守,采取避实击虚的战术,在深山老林与敌人周旋了一个多月。双方相持不下。谁也奈何不了谁。  当时,季节已经是严冬。要顾正规军脸面和自己正宗司令脸面的李朗星,想尽快有个结果好向上司交代。决定以柔制钢,要与熊光文和谈,不再打击他的部队而是要收编他的部队。  此间,没有衣食弹药供给保障的熊光文,为了老百姓的生产生活生命的安全计,也想就梯子下楼,以“听调不听编”为条件,(为保存实力)先将五抗军大部解散,余900多人(一个营的兵力)却保留三个团的建制,随李朗星部到了襄樊。  到了襄樊后,李朗星认为他可以任意摆布熊光文了,就派副司令对熊光文所率领的五抗军实施收编。  熊光文不从。  副司令就下令部队缴五抗军的枪械。  熊怒不可忍,见事发突然,急中生智,腰缠炸药包,迅疾抓住副司令,架住副司令的臂膀,对副司令说:“李朗星背信弃义,不信守诺言,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你赶紧下令放我们走人——否则我俩同归于尽!”  前来收编的副司令只得下令部队放五抗军走人。  可熊光文还不放心,怕自己的弟兄受损。就一直拽着副司令和自己的五抗军走出了襄樊地面,才放了副司令。然后,率领五抗军900人众要打回老家竹山柳林。    六 虎威不倒  熊光文率部走人后,第五战区又下令鄂西北边陲各县保安团,务必沿途对五抗军进行阻击。  熊光文率部从襄阳万山庙湾经南漳、兴山、房县,一路冲杀,沿路杀伤大量围追堵截的敌人。五抗军自己也也损失惨重。历经艰难,1945年春节前夕回到竹山柳林,只剩下了200多人。  但是,因为五抗军是蒋委员长亲自过问的大事,敌人并不放手。湖北省政府又派遣第八战区保安副司令沈传先先行到竹山,坐镇指挥保安四大队及竹山房县驻军和地方民团对五抗军继续进行合围清剿;并强硬地推行了“连坐法”。也就是,谁知道熊的踪迹不报告,杀其全家;一家不报,杀其全村!由是,人民群众再也不敢公开支持、接待熊光文和五抗军战士了。  面对强敌和生存环境状况的恶化,熊光文决定把所剩的200多名官兵分散潜伏打游击。为了引开追兵,保护乡亲,熊光文有意带着三两名随从走大路转移、撤退。不幸在公祖河失足落水,砸伤了双脚,全身湿透结冰。两名贴身警卫要熊光文去百姓家包扎脚伤,熊光文不愿意连累乡亲惹祸,带伤仍从大路抢入烘坪白崖寨溶洞中休息。  敌人循着血迹追赶,以一个正规团的兵力将熊藏身的溶洞包围。保安副司令悬重赏诱惑兵士向溶洞里面冲杀,喊杀声山鸣谷应。就是没有谁敢斗胆进洞。  熊光文凭着险要屏障击毙多名贪赏官兵后,终因伤、冻、渴、饿、怒、恨交加,于1946年2月28日凌晨牺牲洞中。  可笑的是敌人好久听不到洞中枪响了,有那么重的赏钱还是不敢靠近洞边。有人使出了把已经逮在他们手中的熊光文的妻子孩子推在前面的主意才进洞。  只见熊光文双枪在握,眼睛圆瞪,端坐石凳——已经成了个僵硬的冰人!  敌人得到了熊光文的尸体,如获至宝,将其尸体分解成八大块,分别悬吊于郧阳城和竹山、竹溪、房县等县的城门上,派兵看守,示众月余。五抗军以灭亡命运告终……  在国民党加紧内战时期,熊光文所领导的五抗军牵制了国民党的后方兵力,从客观上支援了共产党的对敌斗争。而熊光文失败的原因很明显,倒不是脱离了群众,而是没有及时与共产党新四军取得联系。     共 543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昆明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治羊角疯哪里专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