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艺术史的名吻

2018-12-03 16:14:07

艺术史的名吻

无论是在地中海周围,还是在尼罗河上下,千百年来不少雄伟建筑都得到了较好的保存。因为那些文明的祖先选用石头来修建宫殿,今天我们还可以领略昔日的风格,憧憬一个个多么伟大的王朝。有一个英文名词叫edification,是做面子的意思,它的词根来源于拉丁文aedis + facere,直译就是“修房子”。这个动机是普遍的。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树矮墙新画不古是丢人的,要流芳千古就必须大兴土木。可惜我们的建筑传统倾向于修建木结构的房子,上下五千年的宫殿民居、亭台楼阁,保存至今的极少。我们旅行的时候,容易赞叹别人的斗兽场和金字塔。文明间存在着默默的较量,或许暗地里的自卑促使我们修建了东方明珠[8.16 0.74% 股吧]塔、中华世纪坛、世博中国馆这些极富代表性的作品,但愿有朝一日有外星人来欣赏它们。

让我们从纪念碑走到另外一个极端。

你走进艺术馆的一个展厅,四面雪白的墙上没有任何展品。木地板中央坐着一对情侣慵懒地依偎着,很刻意地在接吻。你作为第三者,无心地介入了这个很私人的时刻,你有点不知所措。虽然没有目光的交流,你们三人却被一种无形的张力拴在一起。他们的动作是这么的有意识,就像有人在放慢镜头一样。你在考虑如何静悄悄地撤退。突然,这两位换了一个更忘我的姿势,好像故意在捉弄你一样。你面红耳赤地掉头就跑。这个时候,你听到他们轻声地说:“提诺·西格尔,吻,2002。”你还在纳闷儿,另一位参观者走进了展厅,他缓慢地走向那对男女,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可是目光却大大方方地聚焦在他们身上。他围绕着这两位“诠释者”踱步,默默地对自己说,啊,这个动作出自杰夫·昆斯的《天堂制造》;哦,这个姿势出自罗丹的《吻》。内行人的眼里,艺术史里的名吻,在展厅中央重复地出现。

因为艺术家严禁摄影,西格尔的作品说没有就没有了,即便是这里的叙述,连非常拙劣的盗版都不能算,就像乐谱不是音乐一样。这些作品,随着诠释者的动作,分分秒秒都在消失。艺术家执意要捕捉的,是艺术的艺术性,把他从有形的东西里剥离开来。西格尔不是想指向罗丹的雕塑,而是要指向罗丹的雕塑也指向的那个没有质量的东西。

在探索远古文明的时候,我们难免把注意力集中在有质量的东西上,很容易把质量的高大和文明的深厚画上等号。事实是这样的吗?我们的生活终因为各种商品的琳琅满目而进步了吗?我们的环境呢? 西格尔的作品是各种纪念碑纯粹的对立面。今年33岁的西格尔在大学里念的是经济学,他对物质的世界不存敌意,不过是在可能的时候忽略不计而已。有时候我在想,在非艺术院校受过严肃理论教育的艺术家,在玩儿概念的时候,比那些投机取巧的波西米亚人高明很多。这些人带来了新鲜的基因,让我对当代艺术抱有探索的欲望。

上海机场货运
柴油发电机厂家
维修耳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