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汾信息港 > 时尚

一个女人的复仇之路

发布时间:2019-04-08 12:53:18

故事大全百姓传奇大全栏目整理和收集了一些民间流传的一些故事供读者阅读。这里给大家整理了一 篇关于一个女人的复仇之路的百姓传奇,下面请跟随的脚步一起去看一下一个女人的复仇之路吧。

一个女人的复仇之路

一、接到报案

一阵急促的铃声,把倚在沙发上瞌睡的肖林惊醒,他跃起身一把抓起听筒。喂,110吗?这里出了桩命案!肖林回答道:是的,这里是110。别紧张,慢慢说,你是哪里?我是大众旅馆。在什么地方?长途汽车站后面的富民街3 7号。好,我们马上就到!肖林搁下听筒,朝趴在桌子上的王飞喊:小王,有案情,走王飞揉了揉惺松的睡眼:是,所长!是职业养成的习惯,只要有案情,他们立即变得精神抖擞!

小王是侦察员兼司机,他敏捷地发动车子:所长,去哪里?长途汽车站后面的老街。快!是!小王一踩油门,车子飞快地驶出派出所。

到了大众旅馆,见一个男人早焦急地等在门口,见到他们惶恐地说:啊呀,不得了了,死了人了别在外面大声嚷嚷,快带我们去。小王推推他说,好,好!他边答应边带他们进去。

这里虽说是大众旅馆,但设施也不差,有单间,双间,里面有独立的卫生间,就是陈旧点。出事的是一个单间,一个胖胖的男客死在浴缸里,就像一只被宰后放在沸水中烫毛的肥猪。

你们是怎么发现的?你是谁?肖林问。我是这里的老板,在这里值夜班,晚上十点钟睡的觉,醒来是四点种生物质颗粒
,习惯到走廊里巡视一遍,见这间房的门虚掩着,便推开门进去看,见房内没人就去卫生间,便发现``````起先我以为他在浴缸里睡着了,可看看不像,便用手放到他鼻子底下,却发现没气了,便马上打了报警。你发现有人进他房间吗?昨晚有个女的来过。什么时候?

八点钟左右,什么时候走的我不清楚。她长得什么样子?多大年纪?肖林又问。因灯光暗没看清楚,好像蛮漂亮的,大约三十岁样子。

肖林粗略看了看,便打给县局,请求派个法医来。半个小时后县刑侦队的勘验车驶来了,下来三个人,其中有个法医。大家仔细对室内作检查,发现墙角有扫剩的纸灰,还有抽水马桶里也有冲纸灰的痕迹,看来有人在墙角烧了纸,为消除纸灰,用手撸,却留下了手指印中国印刷服务平台
!照了相取了印,法医把尸体运走了。

肖林留下作进一步调查,从旅馆登记本上知道那死亡男子叫夏永根,今年四十七岁,邻县下石乡人,是个做生意的。

很快县局的验尸报告出来了:夏永根是溺水身亡!怎么会在浴缸里溺水呢?从胃里存有安眠药成分,可以判断他是在昏睡的状态下,被人按在水里致死的!那凶手是谁呢?老板所说的那个女子有重大犯罪嫌疑!那留在墙角地上的手指印细细的,不容置疑,肯定是那个女子的!那她为什么要杀害夏永根呢?烧的是什么重要的纸呢?她又是干什么的?这一连串的问号,都要肖林一一找出答案。他问老板,老板根本不认识那个女的,只是匆匆见过她一面,看来只有找死者家属了。根据死者身份证的复印件,肖林很快找到了他家里人。

呜``````这死鬼从来就不要家,一直在外面鬼混,肯定是被哪个狐狸精迷住了,才送了命。夏永根的妻子哭着说。跟她一起来的还有夏永根的哥哥夏永全,他始终阴沉着脸。阿全,你们不是经常在一起吗?你弟弟在外面做些什么难道你一点也不知道?夏永全两手一摊:我怎么知道?有生意了我就叫他,也好让他赚点钱,没生意了就不叫他,腿生在他脚上他爱上哪就上哪,我怎么管得了?你们做什么生意?肖林问。也说不上做什么,反正什么好做就做什么。

那不是等于没说么?肖林觉得他在耍滑头,便严肃地说:为了破案,请你说得具体一点。他想了想说:主要是农副产品,还有建、建筑材料,中、中药材等。噢,倒是蛮杂的。那叫你弟弟干啥呢?人手不够时叫他搭搭手,给他一点劳务费。你弟弟这人怎么样?肖林又问。他这人爱喝几口,还有喜欢玩女人。我常劝他,可他不听。这次我看他八成是坏在女人手里。你知道他在外面有相好吗?他摇摇头:不清楚。他都是在外面瞎七搭八。在外面什么地方?能否讲得具体点?肖林紧追不放。歌、歌厅,舞、舞厅什么的。

二、麻衣神相

肖林回到所里对此案进行仔细的分析,小王说:首先要找到那个神秘女子,这是破案的关键!既然夏永根喜欢跑舞厅和歌厅,那么那个女子就极有可能在那种地方!现在我们就拿着他的照片一家家去问,我想总会问出个子丑寅卯来。肖林也觉得有这种可能,补充说:不过,那神秘女子在歌厅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她毕竟三十岁了,歌厅里的小姐岁数不会这么大。再说夏永根去唱歌也不会一个人去,要去就是一大帮,起码几个人,目标大,容易调查。这样吧我和你分兵两路,你去歌厅我去舞厅。

一星期后,他们无功而返,没有一家歌厅和舞厅的人说看到过夏永根!显然他既不会唱歌又不会跳舞!再者他是外乡人,就是去也属偶然,自然人家不会太注意。肖林和小王便拿着夏永根的相片去饭馆酒店辨认,结果有好几家都认识他!说他每次来都喝不少酒,所以对他印象较深。

那么说他爱喝酒是真,说他爱跑舞厅和歌厅是假!他哥哥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再回想他哥哥说话时结结巴巴,莫非存心要把水搅混?肖林分析着,再说夏永根只给他哥哥帮忙,用他哥哥的话来说只是搭搭手,想来收入不会太高,那他怎么住得起旅馆下得起馆子呢?看来夏永生还在做更大的生意!小王插嘴说。对!别忘了这里是三县交界处,生意人集中的地方。看来我们对这个夏永生得重点调查,查清他到底在做什么生意。

一天他们又去旅馆调查,老板说:你们知道吗?这里来了个女看相的,看得很准嗳!请她看相的人每天拥拥挤挤。我也去凑热闹,发现那女的很像那晚来找夏永根的那个。真的?肖林一喜,马上问:在哪里?中新路。你看清楚了?肯定是她?很、很像。老板不敢肯定。不管怎么样去看了再说!肖林便带着小王即刻前往。

中新路是这里热闹的地段,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他们去到那里果然见到马路一角围着许多人,一杆麻衣神相的布幡在风中飘扬。肖林探头一看,那位看相的女子果然长得很美,三十上下年纪,正口若悬河地在给人看相。肖林怎么也不能把她和杀人凶手等同起来!看了一会他对小王说:咱们明天换了便衣再来请她看相吧。小王点点头,两人便离开了。一个女人的复仇之路(2)

翌日,他们在中午时去了那里,肖林特地戴了一副墨镜。正是午饭时间,请她看相的人不多,等了没一会儿便轮到肖林了。先生,请您把墨镜摘了。肖林把墨镜摘了,放在她右边的地上。她打量了他一会儿说:先生,您是公人?也就是政府的人,对吗?他一惊:何以见得?你的面相告诉了我。你天庭饱满,地角方圆,双眉似剑,目光似电,可见您是个睿智刚毅之人,是魔鬼的克星。肖林听了心里发出由衷的感叹:真是神了!

可他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的惊异,平静地说:请讲下去。您疾恶如仇,奋不顾身,是个忠臣,故事业顺达,仕途辉煌``````她滔滔不绝,讲了足有十多分钟。你要多少钱?他问。我从不规定多少,相得对多给些,相得不对少给些,也可以不给。他拿出一张百元大钞给了她。他转身离去,却被她喊住:先生,你的墨镜!噢。他站住脚,转身从她手里接过墨镜。

他没把墨镜戴上,而是把它小心翼翼地放进一个清洁的塑料袋里,因为上面有她右手的指纹!他马上让小王驱车去县公安局请技术科作指纹鉴定。可惜,由于墨镜太小,她拿的又是眼镜腿,所以留在上面的指印不全面,无法和旅馆内取下的指纹相比较。没有证据肖林不能对她怎样。再说万一旅馆老板认错人了呢?

到县里开会时他把这件事跟刑警队长张强说了。张强颇感兴趣,问:噢,那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能看相说明她有点本事。他把那女人的模样说了。张强说:那我明天去看看。

三、复仇女神

翌日早上,张强真来了,肖林便带他去中新路。见那女的还在,请她看相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一大堆。张强戴上墨镜后才探头张望。这一看令他猛吃一惊,悄声对肖林说:这女人我认识。什么,你认识?肖林很是吃惊。对。她叫朱宛青,尽管整了容,填高了鼻子,开了双眼皮,但我还是认出她来了。那还是两年前的事

朱宛青嫁了个好男人,既忠厚老实,又会赚钱,他叫徐荣发,在一家副食品公司开车,从没出过交通事故,而且外快比工资还多!朱宛青胆子小,怕他赚的钱不干净,跟自己娘说了。她娘听了骂她说:你担什么心?在外面跑运输的哪个不斤人家稍带点的?幸亏荣发嘴巴紧,换了你早断了财路,给单位炒鱿鱼了!再说荣发是个树叶掉下来也怕砸了头的人,他敢做犯法的事?听妈这么说朱宛青也就放心了。

这天徐荣发下午三点钟就回来了。宛青深感意外,问: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他回答道:货送的地方近,所以早回来了。嗳,你今天身子怎么样?她听了心里一热,原来他惦记她的妊娠反应!忙说:吃了你买来的青梅好多了。

半夜,两口子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惊醒。荣发走到门口问:谁?我。一听声音很熟,他便把门开了。冷不丁进来三个蒙面人!他们七手八脚将他捆起来,又用粘胶纸把他嘴封上。宛青刚想喊,也被他们封了嘴绑了手。

徐荣发被带到隔壁小房间,宛青隐隐听得有人在对他训斥:哼,你想洗手不干?没这么容易!只有死他男人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显然在哀求他们,但一会儿便没了声。直觉告诉她,丈夫凶多吉少!

三个坏蛋出来了,一齐像饿狼般扑向她!她拼命挣扎,可她一个女流之辈,又被封了嘴绑了手,怎敌得过三个丧尽天良的暴徒,被他们轮奸了!她经不住他们的反复折腾,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苏醒过来,发现下身在流血,知道流产了。她好容易挣脱了手上的绳索,撕下嘴上的粘胶纸,摇晃着走到隔壁,发现丈夫直挺挺躺在地上,已气绝身亡!荣发她哭喊一声扑倒在他身上,放声大哭。哭了一会儿,她猛然想起要报案,便打了110。

这桩案子没一点线索,破案相当困难!朱宛青能提供的只是三个暴徒手臂上都纹着一个图案,现在外面手臂上纹花的人多呢!她又说不出具体的样子,叫她画又画不出来。她还说其中有个暴徒,强奸她时嘴里还不三不四,说话的声音尖尖的像女人。这叫我们怎么查?总不见得对所有人的一一过场?她来局里闹过好几次,说你们查不出她自己去查!还说坏人害了他们家两条性命,她要以牙还牙,起码也要杀死他们两个人!假如旅馆里那个女的真是她的话,那她是在复仇了!噢,我想起来了,那个死去的夏永根手臂上是纹着一个图案,像蜘蛛,看来十有八九那旅馆里的女人就是朱宛青!

听张强这么一说,肖林猛然醒悟: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太危险了!虽然她已经成功地杀了一个人,但她面对的毕竟是凶悍的暴徒!噢,我也记起来了,夏永根的哥哥夏永全手臂上也纹着一个图案!但我没仔细看。尽管我只见过他一面,但觉得他十分阴险!如果朱宛青遇上他,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这可怎么办呢?

我们要设法阻止她的复仇行动!张强果断地说。可是怎么也没想到,没几天朱宛青就遇上了夏永全!一个女人的复仇之路(3)

四、冤家路窄

弟弟莫明其妙地死在小镇旅馆里,而且又有个女人,这使夏永全感到害怕,又觉得事情蹊跷。他对警察说弟弟喜欢跑歌厅和舞厅,那是为了转移警方的视线。其实他弟弟是个粗人,没有一点音乐细胞,更没有蓬嚓嚓的天赋,的爱好就是喝酒,一喝便昏了头!说他喜欢女人是真,可玩小姐远远不够格,只能像只馋猫,对市场上做小买卖的半老徐娘打情骂俏,因为这些女人大多是外乡人,丈夫经常不在身边,运气好的话也能弄几个上床,不过那是要付钱的,但比小姐要便宜得多。

夏永全也做烟草生意,顺便夹带一些毒品。一次他们在外地进了一批走私烟,怕路上被工商局查到,便在路口寻找顺道的货车,一辆副食品公司的菜篮子工程车进入了他的视线。他心里一喜,这菜篮子关系到老百姓的生活,就是出点小交通事故,警察也不予追求放行,所以工商局更不会去检查。开这车的司机便是徐荣发!他先是不肯,后来经不起夏永全的死缠软磨和重金贿赂,便答应了。

徐荣发稀里糊涂为他装了几年的货,直至发现烟箱里夹带着装有白色粉末的塑料袋,他才害怕了,知道这是毒品,万一被查出来是要掉脑袋的!于是他对夏永全说不再为他运货,保证不把事情说出去。可夏永全怎么会相信他?于是对他下了毒手!

自从没了徐荣发他们的运输便成了问题,于是夏永根便住在这里的旅馆,寻找开货车的司机,为了安全,不再固定货车。另外夏永根还负责做毒品生意。那么另一个人是谁呢?他是夏永全的小舅子,平时不太露面。

弟弟遭人杀害,使夏永全惶惶不可终日,总觉得弟弟的死和那桩事情有关,越来越后悔那天没斩草除根,留着徐荣发的女人必定后患无穷!他不能坐以待毙,便主动出击,也来到了小镇。

这天他来到中新路,见有个麻衣神相,四周围了许多人,便也去瞧热闹。他探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怎么这女的像徐荣发的老婆?尽管她更漂亮!他心中有鬼,越看越害怕,渐渐镇静下来,两只阴森森的眼珠一转,便挤了进去。

请你给我看看相吧。他说着朝她伸出手去。看到他手臂上纹着的花纹,她身子不由一震!尽管只是一瞬间且只是微微的,但还是落在了夏永全的眼中!他知道自己被她认出来了,决定跟这个可怕的女人较量下去,来个生死博斗!

见他手臂上纹的图案跟被她杀死的男人一模一样,长得又十分相像,便知他们是一伙的!她胸中涌起了无比的仇恨,心中暗暗说:魔鬼,你终于来了,我也要将你杀死!让你们在阴间碰面。她好容易使自己镇定下来,装着认真的样子给他看相。

老板,你有血光之灾!他装作十分惊骇:啊真有血光之灾?老板,我看的相不会错。她郑重地说,那、那有什么可、可解的法子?老板,你必须老实跟我说你这几年是否做过伤害生灵的事?我、我``````好了,我知道了。你想不想让我救你?想,当然想!他急忙说,只要你能帮我解脱,我一定重金相谢!好,那你听我的。晚上我去你的住处,替你作法,你必须准备好烧纸,酒和菜,用来祭典、超度亡灵。这样吧,你一个男人家搞不明白,干脆那些东西全由我带来。好,好,钱我会算给你的。他连连答应。请把你的住址告诉我。我住在和平旅馆401房间。好,我晚上八点钟到。

五、出其不意

夏永全回到旅馆,盘算着怎样应对晚上的事,他鼻子里哼了声,自言自语道:你一个小女子想对付我一个大男人,哼,恐怕嫩了点!我可不是我兄弟,见了你魂都没了,以至送了命。既然你今天自己送上门,那就休怪我不客气,把你也给做了!他想了想,便到外面买来了绳索和尖刀,还有几个大蛇皮袋,打算将她勒死后分尸!一切准备停当后,他打给自己的小舅子,要他来帮忙,?要他租辆车来,用以抛尸。

很快天暗下来了,他小舅子租了车也来了。他要司机把车停在附近,自己和小舅子在房里耐心地等待。

八点正,他听到橐橐的高跟皮鞋声。来了!他让小舅子躲在门背后,自己则准备开门。笃!笃!听得有人敲门,他大声问:谁?我。老板,我来了。噢,我来帮你开门!他朝小舅子使了个眼色,便把门开了。戴着头巾的她走了进来。

正当小舅子拿起绳索恶狠狠朝她头上套去时,却被她一把抢住,顺势把他的手臂拧到背后,痛得小舅子哇哇极叫。夏永全一惊,忙上去帮忙,却听得一声断喝:不许动!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已对准了他!那女的头一摇,头巾散落,露出一张男人威严的脸。

夏永全吓得魂灵出窍,想夺门而逃,却被进门的肖林堵住:夏永全,你还往那里的逃?两年前你犯下的命案,今天该清帐了吧?不用说那个化装成女的便是张强。他们束手被擒,被押了出去。

原来张强和肖林早在暗中保护朱宛青,她给夏永全看相的全过程都落在他们的眼中,知道她晚上要去旅馆报仇,他们白天便悄悄住进了夏永全对面的房中,见朱宛青来了,便来个调包计,?让她诓开了门。

你不知道个人复仇很危险吗?张强责备朱宛青道。她却不以为然说:为了复仇,我早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准备拼个鱼死破!为了寻找暴徒,我出钱学了看相,想在闹市可能会找到仇人,还特地去整了容。没想到真被我遇上了!看到那个恶梦中经常出现的图案,我很激动,但不敢肯定。当听他说话声音像女人时,我便吃准了,便设下了圈套密云搬家公司
,又利用他贪色。骗他说出实话``````

可你知道吗你这样杀人也是在犯罪!张强严正地说。她把手伸给他:请把我铐上吧,能为我丈夫和未出世的孩子报仇,坐牢又算得了什么?值

以上就是一个女人的复仇之路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知道更多,请订阅故事大全订阅号:gsjx365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