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汾信息港 > 时尚

评论称美国外交依赖盟友国际问题上挫败感明

发布时间:2019-06-14 23:21:42

评论称美国外交依赖盟友国际问题上挫败感明显

在俄乌边境局势再度出现重大波动之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当地时间9月2日启程前往爱沙尼亚,与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三国领导人举行会晤,重申美国对北约成员国的安全承诺,试图消除波罗的海三国的担忧和疑虑,并将在英国出席北约峰会时,与其他成员国领导人讨论采取“额外行动”和构建广泛联盟问题。

有分析认为,在解决乌克兰危机、阿富汗问题、中东冲突等众多难题时,奥巴马政府面临重重挑战和困惑,其解决问题的能力有限。

试图消除波罗的海三国担忧和疑虑

9月3日,奥巴马抵达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将在这里同爱沙尼亚、立陶宛和拉脱维亚波罗的海三国领导人商讨乌克兰危机和制裁俄罗斯问题,消除波罗的海三国的担忧和疑虑。奥巴马此行是赴英国参加北约峰会的顺访,北约峰会将在4日举行,应对俄罗斯、解决乌克兰危机依然是主要的议题。

白宫负责欧洲事务的高级官员查尔斯·库彻表示,奥巴马参加北约峰会之前经停爱沙尼亚并不是偶然行为,“访问这两地都是(奥巴马)同一个努力的不同部分,那就是向俄罗斯传递信息,他们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欧洲研究所北约和欧洲安全问题专家路易斯·西蒙教授向表示:“美国希望欧洲能够更多地参与到全球安全事务之中,但在乌克兰危机之后,美国表示,欧洲盟国能够保护好自己,降低对美国的资源需求便是对美国的支持。欧洲可以在地中海、东欧和近东地区发挥更大的防务作用。为此美国在此次峰会期间一定会推动北约的欧洲成员国达到国内生产总值占比2%的防务预算标准。”

而在达到2%预算这一点上,奥巴马访问爱沙尼亚更像是一种鼓励和示范效应,爱沙尼亚是北约欧洲盟国中为数不多能达到2%防务预算的国家之一,奥巴马称该国“履行了义务”,“在北约的集体防御中,爱沙尼亚是每一个北约成员国的榜样”。

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学者卢克·考非对本报说,在乌克兰危机出现之前,美国一直忽视波罗的海国家对北约的重要性,奥巴马此访意在强调美国重视波罗的海国家和北约安全,“但美国和北约盟友如何兑现今日的诺言,将更受关注。”

美国在国际问题上“挫败感”愈发明显

就在2日奥巴马启程前往欧洲希望能“稳住”俄乌局势当天,“伊斯兰国”公布了斩首第二名美国史蒂夫·索特罗夫的视频。短短半个月之内,接连有两名美国惨死在该极端恐怖组织的屠刀之下,震惊了美国和世界,并将美国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展开空袭的政策选项推上了风口浪尖。

奥巴马回应称,极端组织的行为“坚定了美国打击恐怖分子的决心”,他随即宣布再派遣约350名美军前往巴格达,保护美国的外交设施和工作人员,使美军向伊拉克派遣的士兵达到820人。然而就在一周前,奥巴马亲口承认美国目前尚无应对“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战略。

奥巴马在2008年竞选总统时,曾承诺要让美国摆脱一场昂贵的、不得人心的战争。然而,6年过去了,伊拉克的局势并未像奥巴马期望的那样发展。过去7个多月来,“伊斯兰国”在伊拉克迅猛壮大,正一步步将美国重新拖进伊拉克这个“泥潭”。

同样是2日这一天,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委会委员汉娜·阿士拉伊在联合国接受媒体采访时愤怒地表示,以色列与巴勒斯坦50天的激战是一个“规则改变”因素,促使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放弃由美国斡旋的垂死的巴以和谈,转而寻求国际刑事法庭的帮助。

纵观美国从去年7月底开启的巴以和谈,不仅谈判无果,更糟糕的是,谈判后期被各方推卸的争论主宰,而美国在斡旋中既没有取得巴勒斯坦的信任,又因对以色列的几次含蓄批评,招致以色列方面的不满,美以这对美国在中东重视的同盟关系也未能得到巩固。

在乌克兰方面指责俄罗斯对其公开入侵后,尽管奥巴马面临着国内和国际两方对俄采取更强势态度的压力,他近一次表态被描述为“低调”的谨慎,似乎意在降低外界对美国作为的期望值。除了表示计划对俄施加进一步的制裁,奥巴马并未将俄罗斯的举动定义为“侵略”,更强调美国不会采取军事行动解决当前乌克兰危机。

有舆论指出,美欧酝酿对俄金融、能源和国防行业的新一轮制裁,同时也害怕引发难以控制的军事冲突,美欧在乌克兰等国际问题上的“挫败感”明显。

真正削弱美国力量的是美国自己

“美国必须一直在世界舞台上领导下去”是奥巴马今年5月底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的誓言。彼时,他未曾预料到美国会再次卷入伊拉克战争。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赖斯曾用“从后面领导”来概括奥巴马的外交政策,一方面指外交政策的应激性,另一方面则意味着奥巴马正更多地依靠盟友和地区伙伴的力量维持自身在全球的利益诉求和影响力,不正面地与竞争者发生对抗和冲突。

或许正如奥巴马本人在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的外交政策采访时所言,美国面对的威胁,也是能真正削弱美国力量的,是美国自己,从两党的对立,到种族的对立,以及利益集团的争斗。

“除非美国的两党也能做到我们对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以及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所提出的要求——摒弃胜败之争,开始通力合作——否则我们永远都无法完全实现自己的潜力。”奥巴马说。

美国《华尔街》与全国广播公司近日开展的一项联合调查显示,高达76%的美国人不再相信他们的孩子这一辈人会比他们生活得更好。如此悲观有多方面原因,包括经济复苏缓慢、政治系统运转出现问题等,而对外干涉政策伤了自身元气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牵扯了美国政府大量精力,耗费了上万亿美元,并引发国内在外交问题上的巨大分裂。

有分析认为,美国从中东战略收缩、向亚太重心转移的企图不仅导致中东更大范围的动荡,还在亚洲制造了新的不安定因素。美国政府正在同时应对数量众多且充斥着强烈利益冲突的外交挑战。

饮食减肥
怎么在微盟上建微商城
先天性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