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汾信息港 > 时尚

张国宝欲再启电改需推出能源法

发布时间:2019-07-09 20:05:44

张国宝:“欲再启电改,需推出能源法”

“刚才有人提到页岩气的开发会不会影响煤层气的开采,我认为不会影响——不仅不会影响,可能还会促进煤层气的开发。”

4月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页岩气革命分论坛”,中国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表示,自“页岩气热”以来,其多次向外界解读相关问题。

在能源领域,现实的热点不单单是页岩气热,还有电力体制改革,而张国宝同样拥有着发言权,其曾担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参与电改方案设计。

年初,张国宝曾在某专业财经杂志刊发题为《电改十年的回顾与思辨》的文章,回应社会上关于此前电力体制改革不彻底的争议。文中,张国宝写道,如果想改革一次都到位,可能社会的负担就比较大,走一步总比不走要强,所以当时就先完成一个阶段性的任务。

在大部制改革以及能源系统完成整合之后,外界对一些未竟的能源改革,特别是电力体制改革再次产生憧憬。4月6日,张国宝在博鳌论坛间隙接受早报专访时称,“如果真希望新机构在以后改革中有所作为,要有配套政策,比如价格改革、修订电力法、推出能源法。”

不轻言美国页岩气泡沫

东方早报:页岩气的蓬勃发展已经改变了北美的能源供给格局,不过对页岩气的前景,也有不同看法。根据以往的数据,岩气井具有衰减率高的特点,此后需要不断新开水平井,投入巨大。美国的开采企业之所以在北美天然气走低的情况下,仍旧硬着头皮开采,是由于美国页岩气的财税制度。现在不少石油人士称美国的页岩气已经存在泡沫了,你是否认同这一观点?

张国宝:首先,美国的页岩气开发非常成功,去年产量大概达到了1800亿立方米。美国天然气供应非常充足,价格也很低,应该是全世界天然气价格的地区之一。

页岩气是非常规天然气,开采上确实存在特点,开采的年可能气很多,头两三年就衰减了90%,然后剩下的10%就稳定下来,可以延续一二十年的生产,所以它要补充很多新井,这要比常规天然气多得多,现在来看,开采的成本还是要高于常规天然气。不过,美国能源部对企业在页岩气开发各个环节都会有资金扶持,从勘探、水平井的开凿、水力压裂,以及一些关键设备的研发都有资助。

因为现在我们没有掌握美国企业的长期数据,也不好给它下是否有“泡沫”的结论。但就观察看来,由于目前页岩气价格不高,大多数页岩气企业并不赚钱,美国媒体上也有文章称页岩气是个骗局,这当然是极端的一种说法,很可能重点讲的是页岩气公司经济效益不是很好。也正因为这一点,美国页岩气企业给美国的政府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希望美国政府允许它们出口。

东方早报:对于中国,页岩气开采的优先度是否应该先于常规天然气、煤层气?

张国宝:由于美国页岩气的成功,加之中国国内丰富的页岩气储量,国家鼓励多种所有制的投资者能够进入到这个领域,以加快页岩气的开发,而国土部的两轮招标,并不限于原来的老国企,也包括了其他行业的投资者,这可以看出这个政策的导向意图,希望更多的企业能够投入到新的能源开发当中。

不过,从政策上来讲,不能说页岩气的开采优于常规天然气、煤层气,只能说政策有一定支持,另外,国家在页岩气科研上也已经有支持意向。

督促“三大油”有些难

东方早报:页岩气能否打破油气上游资源的垄断?

张国宝:这是一种尝试,至少在页岩气这个领域是放开了油气上游资源。不过,关于让民企特别是这几年发展比较快的民企进入到油气开发领域、油气贸易领域这一点,大家认识还不一致,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放开。

东方早报:三大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对页岩气的开发热情不高,这是为什么?如何看现在油气领域业内冷静、业外火热的情况?国土资源部去年敦促三大油开发页岩气的通知到底效力几何?

张国宝:从招标上来看,大油企确实不热情。原因有二:

一是区块有很多重叠,大油企原来登记的油气勘探的范围内就有页岩气。80%的区块页岩气和油气是重叠的,(它们的)勘探权已经握在大油企手里了,自己勘探就可以了,不用来招标。用来招标的就是剩下的20%的区块,不在原来油气公司勘探权的范围内。

二是油气企业认为它们对行业的复杂度了解得比其他企业要多,比如技术的复杂度,不那么简单,所以它们不会轻易去做这个尝试。而业外火热主要是因为外界对能源产业还是看好的,以前就想进入油气勘探领域,只是没这个机会,它们要抓住赶上突破的机会。

国土部的通知释放了一种信号,即要重视页岩气的开发,防止久占资源而不去动。从法律等各方面来讲,中国和美国不太一样,美国上面土地是谁的,下面的勘探权就属于谁,而中国在一个垂直的底层里面可能也分了好几家,油、煤以及煤层气过去就碰到这个问题,煤矿的勘探权可能已经归于某一家煤炭企业了,但是现在有人来登记说要搞煤层气,那就和煤炭企业重叠了。页岩气同样面临这个问题,油企方面认为“我”已经登记过了,这是“我”的勘探区块。所以真正督促(让它们抓紧开采)起来有些难。

看不清电改理想模式

东方早报:除了页岩气,电力体制改革也是目前的热点。作为电力体制改革的参与者,你认为电力体制改革是否会在“十二五”期间重启?

张国宝:改革没有止境,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存在改革到头、制度已经十分完美的说法,这不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要随着社会的进步,逐步适应新的形势。不仅是“十二五”期间,“十三五”、“十四五”,电力系统都会有所改动。

东方早报:但电改的呼声越来越大。

张国宝:社会上在讨论电改,但我看不清大家所谓理想的模式,有的说要把电拆分,有的说建立电力体制架构改革。当上层建筑不适应生产力时,就有了改革的原动力。但我觉得,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比如说我当能源局局长的这三年当中,是我们国家历史上电力和能源发展快的时期。也就是说,我们目前实施的改革或者制度是适应现在发展潮流的。

东方早报:如何看待社会上所盼望的电价改革与电改革?电价改革是不是此轮改革的核心?在进行电价改革时,如何厘清电力输配价格,电又该如何改?

张国宝:很多人把电价改革和电力体制改革划等号。电价改革从某种意义上讲属于价格改革的范畴。如果包括能源局、交通部等部门只管自己管辖范围内的价格,可能容易推高价格。还是要放到一个综合部门中去协调,它需要综合考虑,如果能源部来管,可能涨得更快。

关于厘清电力输配的价格问题,要明确两个问题:

一是中国电价与国际水平相比的问题,如果世界电价分四类的话,中国电价大概在三类的位置,中等偏下。

二是电价构成,一部分是发电,在发电环节当中,比如说用了什么燃料发出来的电,然后输电环节又加了多少钱,到了老百姓手里又多少钱,税收在其中又占了多少。电价的构成当中,发电环节大概要占到60%,输配电环节可能也就30%。另外,我们国家还有很多的税费都加到电价上,水补贴、可再生能源补贴、农改造等,输配价格在发达国家很多占到一半,输和配分开后会使价格降低还是促使价格进一步升高,大家应该做一些分析。

对于电而言,社会上的赞成与批评要以事实为依据,中国电到现在还没有发生大的停电事故。中国整个架结构是非常清晰的,没有出现很多国家那样重复、混乱甚至带有安全隐患的情况。电具体是何种状态并没有标准,只要符合本国国情就行。在国际上,现在什么样的模式都能找得到,像法国电力仍然是国家电,仍然是厂不分开。

中国的电改可以说是墙里开花墙外红,俄罗斯在电改时就曾对中国进行模仿。需要说明的是,俄罗斯在欧洲地区的部分曾尝试搞过输配分离,但这样弄,配电和输电的建设应该是同步的,变成两家公司后就需要进行协调,而且成本不仅没降低反而推高了,后来又将公司统一了。

要配套推出能源法

东方早报:新的机构改革之后,电监会、能源局合并,对推动以后可能进行的电改有怎样的意义?

张国宝:电监会的设立,是学西方,比如英国就有电监会,因为电力行业有自然垄断的特征,即使你把它分得再清,在局部范围内都可能垄断,就需要有监管,促使公平交易,(要监督电)是不是对所有的发电企业都是公正的。

现在合并叫做政监合一,而这种模式到底好不好,对以后电改有何影响,需要再观察。另外,如果真希望新机构在以后改革中有所作为,要有配套政策,比如价格改革、修订电力法、推出能源法。(编注:张国宝在《电改十年的回顾与思辨》文章中写道,电监会一家来挑起改革的任务确实很困难,它是国务院直属的事业单位,一个事业单位去做这么大的动作,没有政府强有力的部门支持,它确实很为难。有几个部门绕不过去,一个是发改委,一个是国资委,电监会既没有干部任命权也没有资产划拨权,你叫人家怎么改?)

关键词:

张国宝

,电力

,能源

龙岩治疗白癜风医院
抚顺IMCC医院哪家好
临沂外科医院哪家好
鹤壁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